signals header
5G antenna
5G antenna
 

SIGNALS+ NEWSLETTER SUBSCRIPTION

接收通信,数字医疗,汽车和工业的最新资讯

您可以随时通过单击由ADI公司发送的电子邮件中的退订链接,或者通过ADI隐私设置来更改您的设置。

隐私设置 隐私和安全声明 授权合作伙伴

谢谢您的订阅,请查看您的邮箱确认邮件并完成注册.

您将实时接收突破性技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深远影响!

关闭

生态系统非常重要:O-RAN和5G的未来


Greg Henderson

来自ADI的Greg Henderson博士 – 汽车、通信和航空航天业务部高级副总裁 – 回答了有关Open RAN (O-RAN)和网络解聚将如何影响5G通信领域的五个重要问题。

本文改编自波士顿商业杂志主办的“网络解聚:通信领域的颠覆和机遇”活动。

您对O-RAN的未来怎么看?为何您认为在这个特定的时间点,网络会解聚分散?

HENDERSON:5G网络开启了提供大量虚拟网络的可能。以前,我们使用通过自定义接口运行专有的硬件和软件,现在,网络的许多部分都可以虚拟化,并通过开放式接口在计算机硬件上运行,这将提供更加开放的网络架构。关于O-RAN,我们的愿景是:将虚拟化和开放式/标准接口相结合,实现更加灵活的多供应商网络。通过开放式接口,该生态系统能够开发出具备更广泛功能的网络。对于运营商,这意味着新网络功能、新业务模式、供应链弹性,以及更快速的网络发展等机遇。

如今O-RAN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HENDERSON:O-RAN带来了一些独有的挑战,但对供应商群体来说,这些挑战也是机遇。从根本上来说,多供应商互操作性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为了实现这一愿景,您的网络会由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许多部分组成,您需要确保在所有网络用例下,网络能够以预期的5G网络可靠标准运行。可以从三个方面考虑来应对该挑战。第一是关于开放式标准,仔细且明确地定义接口,制定这些开放式标准,让所有人都可以在这些标准范围内运营。ADI公司积极参与O-RAN联盟的相关重要工作,帮助定义这些标准,并基于这些标准创建参考设计。第二是关于互操作性,在供应商生态系统中,我们必须确保能够展示多供应商互操作性。ADI与系统集成商、DU供应商和网络测试设备提供商合作,以确保低层PHY和OU之间的互操作性。第三是关于合作。要使生态系统能够创建像5G ORAN这样的先进解决方案,您需要展开广泛合作,才能向市场推出高性能运营商级产品。作为大型无线电单元解决方案供应商,我们直接与信号链内及其周边领域的供应商合作。我们已经宣布与英特尔和Marvell合作开发5G ORAN解决方案,还与Keysight等测试设备供应商合作,确保不仅能全方位涵盖技术,还能涵盖其互操作性。通过合作,我们正在创建生态系统蓬勃发展所需的关联。通过引领开放式标准、互操作性和生态系统合作这三大领域,我们认为可以解决O-RAN面临的挑战,并取得成功。

在生态系统中,有哪些早期迹象可以表明采用O-RAN取得成功?

HENDERSON:我认为从两个领域可以看出部署成功的迹象。第一,运营商领域。我非常高兴看到O-RAN网络正在部署和发布,且随着运营商开始实施,全球在这方面都取得了更大进展。采用Rakuten的5G Open RAN网络就是其中一个示例。作为试点,他们使用虚拟内核来扩展网络,并且非常成功。此类成功部署案例确实令人鼓舞,Dish Network、Telefónica、Vodafone和Orange等运营商都已宣布将Open RAN作为其网络的组成部分。第二,解决方案和供应商群体。当我们看到更多使用 7.2x 分割的功率优化和性能优化的 RU 和 DU 产品时,我们将看到成功的迹象。这种设备提供波束成型和基带处理,业界针对这些O-RAN接口正在开发专用产品。ADI也为此进行了投资,为ORAN成功提供助力。ADI已宣布将于2022年推出Low PHY专用的基带芯片。此外,我们宣布与Marvell合作开发完整的大规模MIMO解决方案和使用7.2×分割的参考设计。我们认为利用这些产品和合作伙伴的支持,将有助于实现低功耗、经济高效的RU解决方案。通过这种方式,市场上将会出现定制的产品和芯片组,以满足这些特定的O-RAN要求,以及5G所需的高性能水平要求。

对于无线电单元,虚拟化意味着什么?

HENDERSON:网络的许多部分都可以虚拟化,但并不是全部。以OSI协议栈为例,其底层被称为物理层,因为数字内容在这里与物理世界关联,而无线电单元基本上位于物理层中。您无法对无线电单元的某些部分实施虚拟化,这些部分与物理世界和RF频谱关联。此外,在底层物理层中,有些功能可以虚拟化,但无法提供有效的实施方案,我们需要构建合适的硬件来实现高效的无线电方案。有些无线电组件必须是硬件,无法虚拟化,但围绕无线电单元的架构是可以虚拟化的。建立标准和开放式数据模型,明确如何在无线电单元的开放式软件和处理架构中实现无线电单元接口和管理层。所以,虽然无线电的许多部分都属于硬件,但它可以使用虚拟接口。这些数据模型和管理层可以是虚拟、开放的,使得无线电单元成为开放式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旦在商业网络中达到规模,进行分解会带来哪些重大机遇?

HENDERSON:关键机会真正植根于我之前提到的关于特定供应商如何从端到端构建网络的内容。相反,它们将建立在开放标准接口上,使用来自通信生态系统中任何数量的潜在公司的设备。这为网络的最终用户创造了很多机会,他们将有更多的选择来根据他们的需求定制网络,尤其是在专用网络中,无论它们是由使用它们的公司构建还是由运营商托管。例如,在航运港口管理等应用中,网络需要覆盖大片开放区域,同时还要克服来自集装箱或其他大型移动物体导致的干扰。而采矿应用的需求则完全不同,因为其网络环境会随时发生变化,网络信号需要在视线范围有限的特定空间内传输。而在自动化工厂应用中,延迟和安全性至关重要。ADI意识到,开放网络支持的互操作性和灵活性将为公司创造更多机会开发专门针对这些不同应用领域的新型服务,因此与一系列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密切合作,以了解并提供解决方案以满足他们独特的需求。对于通信生态系统中的公司以及这项技术的用户而言,这些机会令人欣喜。